• 您好,歡迎來到海南玉米app apk控融資性擔保有限公司官網!

行業動態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民法典解讀:對保證方式沒有約定或約定不明,按照一般保證承擔保證責任

日期:2020-06-11 15:24:10 / 人氣: / 來源:互聯網

按照我國現行《擔保法》的規定,保證方式分為一般保證和連帶責任保證兩種,如果當事人對保證方式沒有約定或約定不明確的,按照連帶責任保證承擔保證責任。但大家需要注意了,《民法典》對現行規定進行了調整,如果當事人對保證方式沒有約定或約定不明確的,保證人應當按照一般保證承擔保證責任。

問題的由來

我國《擔保法》規定了一般保證和連帶責任保證兩種擔保方式。

按照《擔保法》第19條的規定,“當事人對保證方式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按照連帶責任保證承擔保證責任。”

2020年5月28日兩會通過的《民法典》第686條對此做出了不同的規定:“當事人在保證合同中對保證方式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按照一般保證承擔保證責任。”


一般保證和連帶責任保證

(一)一般保證

1、什麽是一般保證?

按照《擔保法》第17條第1款的規定,“當事人在保證合同中約定,債務人不能履行債務時,由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的,為一般保證。”這裏的“債務人不能履行”債務是一般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應當滿足的條件,如果該條件未滿足,一般保證人可以拒絕向債權人承擔保證責任。

2、先訴抗辯權

相對於連帶責任保證而言,一般保證人享有先訴抗辯權。

所謂“先訴抗辯權”,按照《擔保法》第2款的規定,“一般保證的保證人在主合同糾紛未經審判或者仲裁,並就債務人財產依法強製執行仍不能履行債務前,對債權人可以拒絕承擔保證責任。”

對此,《擔保法司法解釋》131條進一步規定:“本解釋所稱“不能清償”指對債務人的存款、現金、有價證券、成品、半成品、原材料、交通工具等可以執行的動產和其他方便執行的財產執行完畢後,債務仍未能得到清償的狀態。”

3、排除先訴抗辯權的法定事由

《擔保法》第17條第3款規定了排除一般保證人先訴抗辯權的法定事由。17條第3款規定如下: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證人不得行使前款規定的權利:(一)債務人住所變更,致使債權人要求其履行債務發生重大困難的;(二)人民法院受理債務人破產案件,中止執行程序的;(三)保證人以書麵形式放棄前款規定的權利的。

(二)連帶責任保證

《擔保法》第18條規定,“當事人在保證合同中約定保證人與債務人對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的,為連帶責任保證。連帶責任保證的債務人在主合同規定的債務履行期屆滿沒有履行債務的,債權人可以要求債務人履行債務,也可以要求保證人在其保證範圍內承擔保證責任。”

相對於一般保證而言,連帶責任保證對債權人的保障力度更大,金融機構在簽訂的保證合同中普遍會將保證方式約定為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三)沒有約定保證方式或約定不明確

根據《擔保法》第19條的規定,“當事人對保證方式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按照連帶責任保證承擔保證責任。”

上述情況在民間借貸領域比較常見。

(四)《民法典》的最新規定

《民法典》在保證方式這一問題上相對於現行規定做了一定修改,最大的變化就是當事人對保證方式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按照一般保證承擔保證責任。對於排除一般保證人先訴抗辯權的法定事由,《民法典》相對於《擔保法》的規定也做了一定程度的調整。以下是新舊條文的對比。


關於保證擔保的方式,按照我國現行擔保法的規定,保證方式分為一般保證和連帶責任保證兩種,其中,一般保證人享有先訴抗辯權,這樣做的目的,主要是為了對無商事經驗的普通人作為保證人進行保護。但由於現行《擔保法》第19條規定了當事人對保證方式沒有約定或約定不明確的,按照連帶責任保證承擔保證責任。因此,在我國目前的司法實踐中,“連帶責任保證”擔保是常態,“一般保證擔保”的情形在實踐中很少出現。

但可以預見的是 ,《民法典》出台之後,一般保證擔保的案件會大量出現,為了更好的維護自身權益,建議債權人在簽訂保證合同時把保證方式約定為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關於保證方式的幾個案例

案例1:中國信達資產管理公司貴陽辦事處與貴陽開磷有限責任公司借款合同糾紛二審案,最高人民法院(2008)民二終字第106號

【裁判要旨】區分連帶責任保證和一般保證的重要標誌就是保證人是否享有先訴抗辯權,即債權人是否必須先行對主債務人主張權利並經強製執行仍不能得到清償時,方能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不能償還”和“不能按期償還”的擔保責任有根本區別,前者是一般保證,後者是連帶責任保證。

案例2:貴州藍雁投資實業有限公司、劉永采礦權轉讓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終780號

【裁判要旨】一般保證是指保證人承諾在債務人“不能履行債務”、客觀上喪失履行債務能力時承擔保證責任的情形。構成一般保證責任原則上應由保證人與債權人以書麵形式明確約定保證的方式為一般保證,在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時應按連帶責任處理。“不能及時付款”強調的是履行期限及是否按時間如期履行,不同於“不能付款”。

案例3:青島澳柯瑪股份有限公司與青島澳柯瑪集團空調器物資配套有限公司、青島澳柯瑪集團空調器廠、青島澳柯瑪集團總公司定作合同糾紛案,最高人民法院(2009)民提字第7號

【裁判要旨】一方出具的複函足以使向對方產生信賴利益,相信其會依據複函內容承擔代替還款責任的,構成一般保證。

案例4:貴州華電華和能源有限公司、吳成桓金融借款合同糾紛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申3260號

法院裁判:本案中,華電華和公司於2014年3月6日向農行鍾山支行出具《承諾書》,載明“經研究決定,我公司同意為水城縣楊家寨煤礦與貴行簽訂的《固定資產借款合同》(編號:520104201400000018)提供還款承諾保證,如水城縣楊家寨煤礦在合同約定期限未能歸還上述合同所借款項,我公司將以流動資金予以歸還”。該約定表明,隻要楊家寨煤礦沒有按期還款,華電華和公司就承諾替其歸還,不以楊家寨煤礦能否清償為前提條件。故二審判決認定華電華和公司的承諾為連帶責任保證而非一般保證,並無不當。



                                       

                                                                                                     轉載自 | 老孫聊風控                                                                                                                            作者 | 孫自通


快速
申請